毫无悬念的奥斯卡新晋影后:布兰切特如何挣脱假面?

5/10

Daniel_Zhang

Daniel_Zhang 

演戏是一场华丽的冒险离开《飞行家》剧组后,布兰切特接下落差极大的《毒家新闻》。可惜剧作和导演能力都平庸,她尽心尽力的演出也没能挽回口碑。主角的傻大姐一根筋做派也太容易让人联想索德伯格导演的《永不妥协》,有英国记者问她:不觉得这个角色更适合朱丽娅·罗伯茨么?她很尖锐地反问:“什么是适合?或者,你认为自己真的了解朱丽娅·罗伯茨?她究竟是谁?”她的锋芒并不是指向同行罗伯茨,她是在抗拒被束缚在单一的角色和身份里。布兰切特会走上表演这条路,带着些历险的色彩。这个在墨尔本大学主修艺术史的20岁姑娘,原本计划在英国给自己一个gapyear,但是因为签证问题,不得不仓促离开。没有任何计划和目的,她取道埃及,稀里糊涂成了一部拳击电影的群众演员。“我在片场干等了两个小时,然后那个导演冲我大吼大叫,然后我就跑了。”这段虎头蛇尾的经历却让她在回到悉尼后做出一个决定:放弃艺术史,去考澳大利亚国家戏剧学院。十几年后,当她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、跻身好莱坞新贵,她说,她从来不做职业规划,能留在这个行业是因为觉得表演是份让她感兴趣、也还算适合她的工作。“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不完整的,像拼图缺了几片,而表演能让我找回我生命里缺失的碎片。”她接《蓝色茉莉》,因为她在茉莉命运中看到的挣扎,是她长久以来对生命和人性最感兴趣的母题:真实的自我和想象的自我之间的冲突,我们被赋予的角色和我们渴望成为的人之间的分裂。“茉莉虚构了她的过去,她创造了她的名媛身份,当她虚幻的上流生活瓦解时,她想的是重构一次她的过去和身份。她是一个莎士比亚悲剧式的人物。这没什么,她的故事只是提醒着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活在虚构中,我们的世界或多或少是虚构的。”她说。《蓝色茉莉》带着一目了然的田纳西烙印,甚至可以说,这是一部被华服、香槟和流言蜚语包装的伍迪艾伦号街车,布兰切特可以是茉莉,也可以是布兰奇。她也确实演过布兰奇,在丽芙·乌尔曼指导的舞台剧《欲望号街车》里。记得布兰奇出场的台词么——“我对现实没兴趣,我要的是魔法。”表演,就是布兰切特需要的魔法。